Wednesday, November 2, 2011

蓋鳴暉、周慧敏 - 帝女花之庵遇

 
蓋鳴暉、周慧敏 - 帝女花之庵遇
 
長平(唱)孤清清,路靜靜,呢朵劫後帝女花,怎能受斜雪風淒勁,滄桑一載裏餐風雨續我殘餘命。鴛鴦劫後此生更不復染傷春症。心好似月掛銀河靜,身好似夜鬼誰能認。劫後弄玉怕簫聲,說什麼連理能同命。

世顯(白)哎呀,點解呢個道姑咁似長平公主呢吓?莫不是公主假託夭亡避世,尚在人間?呀,我記得啦!周家瑞蘭曾經有一句相關說話。佢話“有緣生死能相會,無情對面不相逢”。呀!唔得!等我叩門一問至得!

長平(白)呀,施主,何事呀?

世顯(白)請問呢位師父,你貴姓啊?

長平(白)呃……貧道俗身姓……沈,法號慧清啊。

世顯(白)哦,叫做慧清啊!

世顯(唱)論理,她應該要把夫婿認。複合了偷偷暗中喚句卿卿…… (白)徽妮……公主……

長平(白)哎呀,施主,你叫喚何人啊?

世顯(白)我叫喚公主囉。

長平(白)咁,公主係施主定何人?

世顯(白)公主係我妻房啊!

長平(白)吓!施主,你叫喚妻房,應該在家中叫、房中叫,何解會叫到佛門清淨地嘅呢? (唱)俗世塵緣事我唔願聽,你莫尋偶清規地。將觀音兩番誤作湘卿。你似瘋癲,我不禁失聲暗中念句經。我今已將剃度半生夢已醒,勸君休錯認。我才十歲咋,經棲身歸依佛法一心拜神靈。

世顯(白)啊!佢真係咁甘忍心唔肯認我?試問誰無骨肉之親,父女之愛呢。等我講吓先帝崇禎嘅慘事,如果佢喊親嘅呢,不問而知梗係公主了!好,等我試吓你至得! (唱)複向前朝認,歎崇禎巢破家傾,你可有為佢沉痛沉痛敲經。靈台裏,歎孤清,月照泉台靜,一對蠟燭也無人奉敬。 (白)哎呀,師父!乜你喊啊?呀,唔通你就係公主?!

長平(白)施主,你錯咯,皇帝係為我哋而死嘅,試問我地又點可以唔喊呢? (唱)我哭故國凋零,問誰個能忘他自縊在煤閣,謝民愛敢犧牲性命!感先帝哭絕了聲。

世顯(唱)深宮裏有朵帝女花,她嘅慘處你可再願細聽?

長平(唱)帝女花已遭劫難我不願再聽,怕荒山冷靜。誰願與君孤單相對犯了清規沾辱了名?

長平(白)施主,我都知道你係一個傷心人,但可惜呢處唔係傷心地,恕貧道不能奉陪,我告退了,阿彌陀佛!

世顯(白)哎呀,師父,你唔好行住,我想求吓你—— (唱)帶我去燒香,懺吓舊情。

長平(白)哎呀,誤得架——(唱)仙庵寶殿多清淨!不要凡人妄敲經,莫忘形。我勸君勸君再莫染情狂病,更未許再留停!

世顯(白)師父,我求你帶我入去燒柱香你都話唔肯嘅,你唔帶我,我自己去!

長平(白) 你唔入得去嘅哩!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